• 白日依山

    开幕时间:2018.09.08/ 16:00 - 18:00

    展览时间:2018.09.08-10.19/ 10:00 - 18:00 每天

    展览地址:全摄影画廊. 上海莫干山路50号13幢2楼

    当我接受邀请写写批评文字的时候,我不大看得出四位艺术家的一致性,一时找不到主办方进行这次联展的逻辑。从画面而言,他们甚至是互相逆向而行的。如果可以不太礼貌地用一些普遍的、概念的词语画一个轴,那么,在以现实为中心的这一条水平线上,段建宇与王亚彬;韩磊与罗永进;恰恰都代表了分别奔向俗、雅两端的努力。当然,当然,我知道贸然用雅俗二字概括会招惹麻烦。因此,姑且试试将四位艺术家的趣味诉求按照与现实之间的关系对应加以评述,以求和观众一起获得观展的意趣。

    与大多数愿意以现代性立场为基本态度的艺术家一样,他们几位所面对的现实,在原来的日常生活连续性中,已经开始出现了无序和混乱。无论绘画还是摄影,艺术家都无法依附于传统参照系观察、摄取对象,在各自的实践中,他们的话语都指向一种断裂。看清楚他们的立场,对于勾勒出展览的逻辑非常重要。

    对某一些人而言,对往昔的怀念胜过对未来寄予的希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每天在不同的展场依然看到数量庞大的田园牧歌式的描绘,非常不真实地讲述着仿佛源自经典的情怀。艺术因此虚假无力。

    明显地,真正的创造的能力,首先要求艺术家具有意识去面对理想与现实、观念与实践的决裂。这种决裂可能就演化成了内在的焦虑。然而并非大部分艺术家都能处理得了愤怒和焦虑,艺术史上那些天才艺术家总能征服焦虑,健康而伟大地贡献出自己的理解。段建宇、韩磊的作品诞生在一种不安甚至痛苦之中,于是不能算作安全的幸福的艺术作品,作品所带有的愤怒,恰恰超越了日常生活。我们在他们的画面上读到人物、场景,都将日常生活中的窒息和压抑,转换成了一种被艺术家控制住了的力量,在那些嬉笑滑稽的双关语、俏皮话感染之下,我们的焦虑也顺水推舟地流溢出来。同样地意识到理想与现实、观念与实践的决裂,罗永进和王亚彬显得更倾向于艺术主体性的经典气质,依然以典型的技术话语讲述个人与现实的对立状态。不融入眼前现实,就需要制造新的距离,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一定程度上回到古代的传统之中,以宋元以来的趣味为依托,昭示了一种不包含颠覆意义的否定。因此我们看罗永进的嵩山、王亚彬的松树,就获得日常话语中某些意象的扩展。

    日常生活的话语早已被打碎,艺术家纷纷逃离,他们四位各自把控了自己的技术,将话语建立在对日常生活的依赖、渴求和反抗之中,带来令人感叹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