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己所不欲 —— 摄影展
    艺术家:冯立、靳泉、苏晟、铁鹰、王鹏、吴佳颖、吴小军、叶明、张大鹏、张华伟

    策展人洪磊

    开幕时间:2016.07.09 / 16:00 - 18:00
    展览时间:2016.07.09 - 08.26 / 10:00 - 18:00 每天
    展览地址:全摄影画廊. 上海莫干山路50号13幢2楼
    己所不欲
    文: 洪磊

    在阿甘本看来,照片抓住了“神遣之日”,是一个终极的瞬间,他解释说,“照片可以展示任何一张脸,任何一个对象或任何一个事件,无论它是什么。” 于是他讲述了达盖尔的一张题为《圣殿大道》的照片,“在正午一个繁忙的时刻,街上本该挤满行人和车马,但因为那个时期的相机需要极长的曝光时间,这些移动的人群根本无法在相片上被看到。什么也没有,除了照片左下角边墙上一个细小的黑色轮廓。当时,一名男子正停下来在那儿擦皮鞋,他一定笔直地站了好大一阵子,轻微地抬起腿,把脚放在擦鞋人的工具箱上。”这个故事帮助他推衍得出结论,即摄影师是末日天使。那些生命被摄影天使挑选出来,俘获并赐予永生。“在这终极的瞬间,人,每个人,都被交付给他最微小,最日常的姿态。”

    对摄影师而言,阿甘本的 “终极瞬间的”概念的挑选,分歧普遍莫衷一是。南 戈尔丁说,“我的照片想要弄清楚的是,在每个人自身的现实生活中,包括性爱在内的各个方面,作为一种实际体验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她拍摄照片的理由是“把自己的生活告诉别人。”马丁 帕则一心想要框取他偷拍的主观观看, “人们越是习以为常的成见和偏见,我越是想要拍出它的不同”。冯立执拗的言辞和马丁 帕非常类似。他说,“摄影为我提供了一种佐证,那些我所看到的以及为此而提出的疑问大都经由闪光灯固化下来。”“偷拍”与“经由闪光灯”都属于一种偏执的不雅范畴。虽然王鹏保持着和这些纪实摄影师同样的工作方法,但他的思索却更多来自于他自身的不安焦虑,“摄影始终扮演着诅咒、预言、想象和自由,当你把环绕在脑中的记忆转化成图像的时候,过去的生命体验成就了现在的作品,那些个看似不重要的片段,组合起来都成了你的一生。”最终,罗伯特 弗兰克提出了质疑,“我正想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摄影让我厌倦。”

    而柯特兹却想“用光写作”,1912年他从学校毕业后,买了一架照相机,并且他把这个相机视为一个小笔记本,一个速写簿,拍摄周遭的事物:人类的行为,动物,家,影子,那些周围的生活,那些让他领悟的一瞬间。目的是要“给周遭所有事物一个理由”。诗性的写作。张华伟却“希望用我的眼睛,讲述自己内心的随心所欲”。(与王鹏同样地焦虑)“用光写作”的物理性我们能够理解,但是“用眼睛讲述”还是“内心的随心所欲”,只能理解为虚无主义的表述了。他又说,“拍照对我来说是一个宿命,相机只是一个工具,剩余的是我和世界的自言自语。”自言自语的宿命想来是张华伟的“内心的随心所欲”?叶明说,“摄影是我内心之眼,他让世界还原其本色。”对世界的本色的定义,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不同解释,维多利亚时期的卡梅隆说,“我在对焦的时候,当影像在我眼中非常美时,我就不再调整到更清晰的焦点。”那么她的世界本色却是一桢不太清晰的画面,这与叶明毕肖精细的画面正好相反。

    “用光写作”或者是诗性写作的可能。张大鹏证实说,“光与颗粒在空白相纸上的无限可能,是诗也可能是旋律。”吴小军进一步说,“摄影既是留给时间的一道划痕,也是面对黑暗的一次曝光。”如此诗性地描述摄影,无非是想要给自己的工作冠以一个豪迈词语。

    杰夫 沃尔认为,“艺术,它本身就是以制造图像为主的。然而在我看来,这还并未使摄影成为这个时代更‘合时宜的媒介’”。当摄影成为一种媒介的时候,所表述的内容合不合时宜显然不是最重要的。这更像是张华伟的自说自话?吴佳颖细声细气地说,“摄影对我来说,是一种靠近自己的方式”。由此,表达自我成为了一种理由,是现代人制作图像之滥觞,而且源源不断。又一位女摄影家靳泉说,“摄影之于我是感知自我和外界的方式,我对单纯的记录没有兴趣,我对表现苦难也没兴趣。”她拒绝宏大叙事,拒绝所有悲悲切切,只想好好爱惜自己。正如辛迪 舍尔曼所说,“我喜欢的是一把揪住你的喉头的感觉。那大概可以传达一种来自绝望到要哭出来的伤心、想要说又说不出来的感觉”。所以,表达自我内心当然无需合时宜。苏晟说,“摄影对于我,是自我完善的路径,是感悟周遭生活的表达方式”。原来摄影也可以是一次修行的方式?

    杉本博斯是这样解释他的照片的,“就我的海景系列来讲,它毫无疑问也是与宗教有着比较深的联系的,它与我们平常见到的拍摄是很不一样的。不过这些作品我还是希望能够探索一下人类头脑的起源”。他觉得他在努力试图探索人类的心理、意识、科学、宗教,并且认为以上这几种都是有相同起源的。如果摄影担任哲学思考的时候,照片便不再是阿甘本的“审判日”了,这样复杂多疑的不确定的思虑,让摄影不再单一。因此铁鹰说,“摄影是现实的镜像,人们总是热衷于纠结那一刻不再存留的瞬间:真实。我所理解的摄影本质即虚幻又完美,它代表一切事物存在的依据,同时提供给再次观看者无限的可能”。不过,我倒是更愿意和罗兰 巴特站在一起持着疑虑,他说,“我想探知什么是摄影‘自身’,是什么本质特征使它从图像团体中脱颖而出。这股欲望其实意味着不管得自摄影技术与用途方面的事实,也遑论其当今可观的扩展,我仍无法确知摄影是否存在,是否拥有它自己的灵。”


    前言 (注:若引用文章,请标注作者姓名,谢谢!)



    冯立


    靳泉


    苏晟


    铁鹰


    王鹏


    吴佳颖


    吴小军


    叶明


    张大鹏


    张华伟


    Warning: Unknown: open(C:\Windows\temp\sess_3np2modt55lmod2mq6uj5m48n2, O_RDWR) failed: Invalid argument (22)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Failed to write session data (files). Please verify that the current setting of session.save_path is correct (C:\Windows\temp) in Unknown on line 0